ENG字型大小:最小 (A)字型大小:原設定 (A)字型大小:最大 (A) 香港公共圖書館YouTube頻道FacebookInstagramTwitterrss

我的帳戶

關閉

 

 

我的帳戶

查閱您的圖書館帳戶、續借或預約圖書館資料。

我的資訊

關閉

 

 

我的資訊

您可以觀看您所選擇的活動類型及圖書館的資訊。請按"我的設定"更改或查看設定。

活動名稱日期時間地點類型
圖書館名稱日期內容

我的設定

向圖書館館長查詢

頁首

關閉此菜單開啟此菜單
關閉
圖書館特別開放時間

香港公共圖書館在2021年9月21日(中秋節)將於下午5時休館,及於2021年9月22日(中秋節翌日)有特別開放時間。圖書館會繼續採取相關防疫措施,以免人多聚集及減少社交接觸,請參看詳情

2019年文學月會:「文學閱讀與寫作」:文學旅程

2019年文學月會:「文學閱讀與寫作」:文學旅程

日期/時間: 2019年6月15日 (星期六)
下午2時30分至4時30分
地點: 香港中央圖書館 (地下演講廳)
講者: 崑南先生 (作家)
周蜜蜜女士 (兒童文學作家、香港作家聯會副會長)
機構: 香港公共圖書館與《香港文學》月刊合辦
備註: 粵語主講。免費入場,座位先到先得。請於講座舉行前15分鐘入座。
查詢: 2921 0286
香港公共圖書館推廣活動組
星期一至五﹕上午9時至下午1時、下午2時至6時

崑南,自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其小說創作,堅信以文學創作對人生不斷提問,以創新的敍事手法,寫出不少出色的作品;周蜜蜜,著名兒童文學作家,獲獎無數。是次講座請來兩位文壇前輩,分享個人的創作經驗及作家的共同經驗。

在香港的文學閱讀與寫作                    作者周蜜蜜                

 

我們現時生活的香港雖然面積不大可以說是彈丸之地但社會生活中五花八門的名堂從形式到內容卻不遜於世界上的其他大都市或妖形怪狀或活色生香五味俱全文武全備

 

由於香港的歷史特別華洋雜處多民族多元文化共融傳統與現代並存殖民地後殖民地等等不同階段的發展進程形成奇特罕見的都市面和人情世態都是小說家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當然也可大顯身手歷來知名的作家如張愛玲韓素音等等均留下了專寫香港的經典名著

 

我從國內到香港三十多年在文化界中從事電子及文字媒體工作多年至於寫作方面主要投入是與職業有關的兒童文學創作但期間也因有感而發寫一些有關香港都巿題材的小說就自己所熟知的人物及其生活片段寫過中短篇小說集香港情式》、《女子物語》、《等等以及長篇小說文曲譜》,分別在香港和國內各地發表出版小說內容大部分都是集中反映香港社會的各階層人物生活尤其是一羣南來文化人的生存狀態揭示他們不同的際遇與品格

 

在香港這個高度商業化的社會文化人似乎代表了不起眼的一族甚至與邊緣人聯繫在一起無論怎麼說都算不得是社會的主流而文化人中的南來一羣就更是另類的一族屬於邊緣中的邊緣更不為這個社會所看重不管他們本身的品性與成就如何只要一跨過羅湖橋成為這蕞爾小島上的一員南來的身份就會成為一個標籤甚至成為一種原罪受到帶有疑慮目光的審視與月旦生長背景的不同以及意識形態的差異形成了文化的隔膜也造成了無形鴻溝這些客觀存在的生存藩籬無疑成了南來文化人在本地落地生根時必須跨越的障礙跨得過去的自然融入本地文化的羣落如魚得水甚至功成名就跨不過去者則只能退守一隅落泊潦倒自生自滅小說試圖選擇一個比較獨特的角度切入這羣人的生活並反映香港的社會現實描繪出這個羣落的眾生相

 

在小說創作的過程中我常常想起莎士比亞的名言:「人生有如一匹善惡絲線交織的布我們的善行必須接受我們過失的鞭策我們的罪惡卻又賴我們的善行加以掩飾」。

 

有評論家指出,《文曲譜香港的離散與追憶從故事題材到人物的身份和命運是一部講述香港的圍城小世界》。熟知香港文化圈的人對書中出沒其間的一眾人物或許大都能找到對應的生活原型。「《文曲譜似乎意在承續那個特殊的年代留在香江的那縷南來的文化血脈譜寫一曲新的文苑英華之歌。」

 

 

文學創作的道路                                   作者崑南

 

文學創作,是有別於普通的流行作品。

 

甚麼是文學創作呢?必然要說清楚,也並不是一件困難之事。

 

既然是文學,即是說與文字有關;同時,既然是創作,那必然與創新有關。前者文字,我們要曉得文字是甚麼的一回事。原來文字有死的文字,所謂死語言,當然,相反便是活文字,鮮活的文字。而創新的部分,就是包括鮮活文字上面。

 

鮮活文字,即是指有血有肉的文字。當談到有血有肉,許多人會習慣對號入座,以為徹底寫實,忠於生活細節的描述,便等於有血有肉。我個人的看法,並非如此。有血有肉的意思是生命,有呼吸的,是可以不斷成長,不受時間所限制的。

 

係,在我們的創作裏面,以寫小說為例,不少元素都基於生活,來自生活,現實不過的生活,但正如攝影、繪畫,對於複製這個過程,具有創作力的作者,一定不會滿意的,因為複製眼前的東西,十分容易之事。一整生都看着老樣子的月亮,其實,這不是代表現實,因為現實或真實的一面,就是月亮還有另外的背面,而這個背面一直躲着不讓地球的生物看得到。所以,舉凡有天分的作家或不同藝術的創作人士,在他一生的創作歷程中,他要設法追尋月亮背面是甚麼的一回事。

 

這是一個比喻,換過一個方法表述,就是不會甘心文字就是文字,不甘心木偶只是木偶,所以,纔出現了扯線公仔,扯線的動作,就是立心賦予木偶的生命。我們不單描述生活,我們更要提升生活的層面,帶讀者進入一個思考的層面。眼前的世界,如果你只看見物質的話,對不起,這即是說,你從未想到原來月球的背面。月球的背面,代表一些甚麼呢?代表物質以外的心靈,心靈存在的意義,活下去的目標。

 

在此同時,必須曉得這類人生信仰,也有別於宗教信仰、政治信仰之類,因爲那些信仰是單一性的、注重權威的、唯我獨尊的,而真正的藝術人對人生信仰的看法,是多元的,當他們看一個蘋果,不會只看到蘋果的片面,而會從不同的角度去觀察蘋果,甚至像一個洋蔥,一層包一層,每一系列的點線面,都各自精彩。不同的蘋果有不同的色澤,不同的位置,會出現不同的視點反映。

 

寫小說,看似十分簡易,通常的人的反應就是,講故事吧了。係,講故事是一個層次,但不是唯一的層次,更不是最高的層次,除非我們不理會甚麼叫做層次。取法乎上,上善若水,許多人解釋爲好似水向下流之狀,其實不然,而是似水之包容性,水之不可測,以及水是所有生命之源泉。